• 首頁 > 品牌 > 新聞中心 >
    Article details新聞中心 >

    家里「落灰」真很少,原因可能是?

    日期:11-21?作者:仁晟裝飾??來源:秦皇島裝修公司????瀏覽:

     
    每次案例里如果出現開放式書柜或者置物格子的話,總會有讀者留言提到「落灰」問題,而且一般都不止一個人,那說明這是一個比較普遍的問題。
     
    在我的知識體系里,落灰第1個原因是從窗外飄進來的粉塵,第2個原因是人體、衣物等產生的皮屑之類的粉塵。那基本上控制好這兩個源頭就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減小落灰帶來的煩惱。
     
    我自己家里真的灰塵很少,就上圖沙發旁邊那個格子,一年多沒擦,不能說完全沒有灰塵,但是用手一摸幾塊板,手指不會有明顯的黑,就只有一點點灰塵,肉眼看著都不明顯。
     
    我的猜測,第一個原因是我家裝了新風系統,我入住以來幾乎極少開窗,不開窗的好處一個是噪音小,一個是不會有粉塵飄進來。有人可能會說開窗能呼吸新鮮空氣,長期不開窗哪里受得了?從我自己的感受來看,就是一個習慣問題,剛入住的幾天不開窗我感覺也有點別扭,后來一年多也完全沒感覺。
     
    第二個原因是我家長期用烘干機替代曬衣服,你可能納悶烘干機和灰塵有啥關系?獨立烘干機有收集絨毛功能,一段時間你能從那個收集盒里清理出一大坨,如果曬衣服的話,這些衣服的絨毛很可能就成為飄揚在家里的灰塵的一部分。
     
    以上只是我的猜測,僅供參考。
     
    當然,電器肯定會涉及到用電問題,多數新風機的功率在100W以內,就按100W算24小時運行用電是2.4度/天,烘干機的功率一般是1000W左右,如果按每天洗烘1次,1次1.5小時就是1.5度/天。一般會買這些電器的業主應該也可以接受這些電費。有的業主更在意環保,認為這些電器完全可以不用,綠色生活值得點贊,不同的生活方式大家自己選擇。
     
    長期開窗的家庭,落灰問題肯定也有輕重程度不同,這個我認為有兩個因素,第一個是當地的氣候,比如有的地區霧霾天比較多,或者會有沙塵暴天氣之類的,那毫無疑問就是落灰多。第二個可能是周邊環境,有的地區城市建設如火如荼,周邊都在造新樓盤,或者房子挨著馬路,那揚塵比較大也是肯定的。
     
    落灰問題比較嚴重的地區,可以考慮一下我前面說的兩個原因,可以嘗試少開窗。至于書架要不要做門這種事,根據自己情況來就行,看到有人做開放式也不用太奇怪,中國太大了,城市氣候都各不相同,更不用說生活方式多樣化。
     
    大家也可以在文末留言討論一下落灰的問題。
     
     
    仁晟裝飾 ?? 實用裝修指南
     
    你的分享、點贊、在看,是我們更新的動力!
     
    閱讀原文
    閱讀 2.9萬
    寫下你的留言
    精選留言
     
    洋芋
    摘掉眼鏡 還世界一個干凈
     
    ??
    人在山西,N年前不要說落灰,落的那是煤。。。這二年好多了但是依然很臟
     
    徐嘉佑
    反正我是覺得每篇下面都要說一下的落灰警察真的大可不必,畢竟分享的是設計
     
    __也就那樣了
    心中無灰,那那無灰
     
    盒子里的貓貓
    松爺爺可以出一篇新風系統的選擇和裝修嘛,北方這幾年的沙塵暴真是要命了,但是不開窗又覺得不舒服。
     
    尚尚簽
    用新風真的感覺可以一兩個月不拖地都行
     
    劉暢Cynthia
    對 因地制宜 呼市這邊 全靠勤勞的家庭主婦
     
    早早和天天
    烘干機的絨毛收集器簡直治愈強迫癥,太舒心了
     
    Yolanda
    原因是:南方
     
    寶兒貝貝
    坐標呼和浩特 吃土是春秋季必考科目  窗戶再好都沒用  沙塵暴來了直接復古濾鏡開啟  做開放式柜子等同于自虐
     
    Melinda
    開放式書柜也沒那么落灰呀,反正我是看心情打掃。
     
    night fury??
    裝了整面墻開放式書架,太落灰了,后悔
     
    魔幻武
    北方南方不一樣。
     
    哆啦A夢
    囊中羞澀,裝不起新風系統。常開窗,每天晾曬衣服。所在地每年3-4個月霧霾。用了空氣凈化器、自動掃地機和吸塵器??諆裘刻煸缤砉ぷ?-4小時。自動掃地機隔天運行一次。吸塵器每周清理柜子角落、臺面、沙發縫隙。入戶鋪地墊,室外鞋不帶進室內。有改善。主要灰塵來源就是室外飛塵和紡織物飛絮。有明顯改善。就是空氣干燥還沒有找到合適的辦法(買過4臺加濕器,都不滿意)。請求來一篇加濕器攻略。
     
    仁晟裝飾
    (作者)
    我店里有加濕器,加濕器有分類的,而且有適用面積,靠一只機器搞不定全屋
     
    需要開窗通風的,加一層紗窗也可以擋下不少灰塵
     
    Sia
    沒做新風,灰挺大,開放式書架,后來花三千補安了玻璃門
     
    西西里檸檬
    家在高速邊,六樓正對著高架玻璃上沿兒,那個灰,簡直了
     
    星空
    我博世6系洗烘套裝,,忍了大半年了,沒入什么電動晾衣架,極丑。但是最近又想入個晾衣架,單桿。還在思想斗爭中
     
    仁晟裝飾
    (作者)
    我店里有個單桿顏值還可以,如果要更極致一點,松下有一個隱形單桿顏值能打就是價格貴
     
    ??
    裝修時打算安裝新風系統,很多人都說不要安,最后也是閑置,而且還容易壞又不好維修,另外就是層高限制安在吊頂的那種新風被否,現在想要能除甲醛帶空調還能新風的機子,好像有點貪心哦
     
    仁晟裝飾
    (作者)
    有這種掛機,只是風量很小,不能指望太多,總比沒有好的意思
     
    李甫
    和居住的層高也有關,低樓層容易灰大
     
    橙橙。
    沒做新風超級后悔,大落地空調占了我沙發的位置,沙發又是非買不可的款式,客廳滿臉寫著局促。
     
    江必瘦
    常年關窗,小米新風機,烘干機,兩周一次的保潔阿姨,就可以輕松實現無灰
     
    海星星
    我以為紗窗能防點毛絮,可家里還是很多毛絮
     
    白蘇梓
    新風設計真的挺要命的,看松下自己打出來的安裝范例都想叫救命,更別提落實到格局各異的房子里了,涉及到的暖通知識太多讓人有點不知道往哪發力,希望松爺能另一篇簡單科普。
     
    啊蠻
    熱泵烘干機真的要減少家里一大半灰塵
     
    張正苗
    養貓 路過來看看
     
    雅琨
    沒用過專門的烘干機,有個疑問,烘干后是不是每一件衣服都要熨?自然晾干的話,因為是豎直晾曬,大多比較平整。烘干機會不會衣服干了但特別皺? 
     
    仁晟裝飾
    (作者)
    不會,當然這個取決于烘干機質量,還有一個就是烘干的時候衣服不能塞過量
     
    呆啊呆~~~
    我以為有新風系統和烘干機團購,結果沒有。
    差評!
     
    石頭(紅萬豪車租賃~廿三里)
    我500的風量,開始聽有響,過段時間啥聲音都習慣了,聽不出來了
     
    ?? 小離。
    新風系統關窗的話屋內會有空氣流通感嗎?會有那種風吹來的感覺嗎?買的房在立交橋旁 也想裝一個...
     
    仁晟裝飾
    (作者)
    沒有風吹的感覺
     
    -1°c
    你猜測的很對,分析的很有理有據
     
    趙八寶
    坐標北方,每年總有那么幾天霧霾,安新風真的超級管用。至于灰塵...平時自己簡單打掃,每兩周找一次保潔阿姨,全屋清潔也就一個上午的事兒。
     
    尚安寵物診所
    之前那套房子常年不開窗全靠新風,架子上大概半年能有肉眼可見的薄灰,塵撣擼擼就行,灰塵最多的地方是床周圍?,F在這套也裝了新風,奈何母親大人來了非常喜歡開窗通風,一個月撣一次灰塵吧……
     
    栗子
    對啊,我工作的城市和家里比真的好多灰,也不開窗也不知道哪里來的,回家一周回來一摸,桌子上全是灰。
     
    Ben
    請問文章中圖片層高多少,我們這里層高2米6,裝新風會不回壓抑,另外噪音問題可以通過增加回風口解決,見過有設計師自己家里裝了40個,解決
     
    仁晟裝飾
    (作者)
    我家吊完頂后層高是2米54,四周裝空調內機的位置是2米32。另外我說的噪音是主機運轉噪音,不是風噪,你說的增加回風口應該是解決的風噪問題。
     
    西涼河小霸王
    新風解決不了落灰問題,我辦公室是全封閉的,窗戶是玻璃幕墻打不開,全靠中央空調和新風系統。辦公室照樣有灰塵,只能說比開窗戶好的多,每周還得擦一遍。
     
    ?? 想得美
    我覺得自己考慮清楚看喜好就好,我自己家就是開放式書架,拿取方便還可以做裝飾,當然為了自己的審美花點時間搞衛生這是必然的。就像有人喜歡地毯又怕地毯臟,想要的也太多了
     
    丹丹??
    和留言區一個同志同是山西,家里一天不擦灰不拖地,一天都不清凈
     
    劉輝
    新風系統多久要換一次耗材呢?怎么換呢?我家兩年沒換了
     
    仁晟裝飾
    (作者)
    裝的哪個品牌,得問品牌客服
     
    希音
    我好奇圖片上最左邊白色柜子胖那金光閃閃的金屬柜臺是干什么用的
     
    仁晟裝飾
    (作者)
    進門的柜子,就中間留空了一個臺子,隨手放東西
     
    林倚劍
    頭皮屑多的人家里灰也多,我看沒頭屑的人鍵盤啥時候都是干凈的,有頭屑的人那鍵盤慘不忍睹
     
    聯想白樺林 o?o
    最重要的原因
    南北方氣候差異~空氣濕度
     
    ?? ?? ??
    我第一次去重慶,發現室外的空調外機上邊居然一點灰都沒有!但是在北方,春天的沙塵暴就夠吃一嘴的了。
     
    艾萱?(?????)?
    后悔所有沒有裝門的柜。
     
    老范也是老爸
    松爺,我知道您家的馬桶做過移位,并且距離還不短。我家現在馬桶也移位了70厘米,用的扁管?,F在不知道該買什么樣的智能馬桶好,主要是怕沖力不夠,容易堵。您家用的什么類型的?效果怎么樣?望賜教
     
    仁晟裝飾
    (作者)
    當時項目經理說扁管稍微搞了一點角度(傾斜)的,我用的自己店里那個方形馬桶,噴射虹吸,效果沒問題
     
    tiantian
    想問下樓主新風系統運行噪音大嗎?想裝又怕弄不好噪音大。
     
    仁晟裝飾
    (作者)
    我一般開200-300風量,這個還能接受,但是也要盡量把主機遠離臥室
     
    書柜配上那種好看的簾子,比門方便又好看(前提是搭配得好)
     
    ZY
    我家的封閉式衣帽間,老人給每個格子都罩上了舊床單,走進去觀感真的一言難盡。
     
    tracy
    坐標北京,家有處女座老公極愛開窗,但整墻書架就是不按門——書常拿常動的真的不積灰哦
     
    。。
    烘干機是真好,曬衣服毛緒非常大
     
    蟲兒飛~花兒睡
    記得松爺發過一篇稿子,里面講的是在墻上開了一個孔,裝了一個小型的壁掛新風機(不記得是什么機器了),少開窗,這個挺不錯的?? 
     
    仁晟裝飾
    (作者)
    新風確實有壁掛的,只是這種就基本只能一個機器解決一個房間的換氣問題
     
    麻雀一大朵
    家住14樓,個人習慣家里不想有味道,每天出門必須全部開窗流通空氣,所以落灰也很嚴重,每天掃地機都可以滿滿塵盒。勤快打掃就可以,很多開放式柜子和書架,推薦一次性的靜電除塵掃。
     
    莊慧明
    落灰就是個大問題!請問烘干機是必須獨立的熱泵式才有絨毛采集器嗎?還是說一體式的熱泵洗衣烘干機也有?
    我自己的小家始終為了這個問題頭大。老人在異地住的更甚,為此還往家具上鋪蓋各種??
     
    仁晟裝飾
    (作者)
    不同產品不一樣,具體看上什么產品單獨問一下客服有沒有絨毛收集功能
     
    ??
    有的業主更在意環保,認為這些電器完全可以不用,綠色生活值得點贊,不同的生活方式大家自己選擇。
     
    我是支持綠色生活,我開始想我經常擦灰所浪費的抹布和水到底有環保多少。就算使用我已經用了幾天的所謂一次性的潔面巾去擦,而且是純棉的,也沒有綠色哪里去?? 
     
    Iris_Chen
    每次看到作開放式書架的都覺得非常好看,但心里也會很猶豫……家住北方,落灰還是比較嚴重的。
     
    清風
    是不是二十層以上就沒啥灰塵了
     
    柚見整理師??
    坐標包頭,開放格什么的就算了,與呼市的同志們一樣,灰塵可是無處不在
     
    Rell
    “環保人士”建議選擇石器時代。絕對滿足您的需求!
     
    Tracy
    這輩子沒有想過不落灰、用新風、保姆打掃,可能就是窮人思維吧。我會:裝修沒有開放格子,自己多打掃,開窗通風(重慶,溫暖濕潤又灰不多)。剛買了烘干機,還沒有使用,也許以后會覺得很香
     
    Rachel
    我家沿馬路,附近還有個煤碼頭。裝修完開窗通風的時候真的地上幾天就可以踩黑腳印。還好是裝了新風,入住之后除了廚房開了條15厘米的縫,其他就不太開窗了。家里24小時新風?三臺空氣凈化器,其實真的不太會有很多灰,掃地機掃也就是頭發皮屑了
     
    仁晟裝飾
    (作者)
    添可我店里有,之前寫過很多次介紹了
    已無更多數據
    :,。視頻小程序贊,輕點兩下取消贊在看,輕點兩下取消在看

    上一篇:空姐高顏值美家,主衛玻璃磚借光

    下一篇:烘干機和新風機用過才知道的缺點

    快速鏈接: 首頁 活動專區 案例 團隊 工藝 服務 品牌
    推薦案例Recommendation case 更多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